新闻动态

News Center
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企业新闻 >

隧道施工“擎旗人”姜文涛:技术攻关树起高原

发布日期:2022-07-21 21:54浏览次数:

  与大山为伍,一个个穿山隧道的贯通,见证了他成长的轨迹。从宝兰高铁到贵南高铁,再到高原铁路,在祖国西南的莽莽群山之间,留下了他一次次技术攻关的成果。

  今年35岁的姜文涛,2008年应聘到中铁十二局集团,现为中铁十二局高原铁路5标五工区负责人。十多年来,他一直坚守在国家艰险隧道施工建设一线,带领团队成功攻克湿陷性黄土隧道施工、黄土隧道浅埋段施工等国际性难题,填补了国内铁路施工技术空白,不仅一举打破国外技术垄断,还大幅降低施工成本。

  中铁十二局能打、善打长大隧道的名声享誉国内外,作为“基建狂魔”的青年代表,姜文涛深知掌握核心技术的重要性,在一次次穿山越岭中,他始终高擎奋斗奋进的旗帜,把新时代有为青年的身影定格在祖国的山山水水。

  “我是农民家庭的孩子,当初选择土木地下工程,就是因为自己能吃苦。”这位第26届中国青年五四奖章获得者说。

  姜文涛参与建设的第一个项目是厦深客专的双鹰顶隧道,全长9275米,隧道穿越10条断层和一个采空区。初出茅庐的姜文涛当时是名技术员,他每天跟着师傅,带着小本子蹲在隧道,记录工人怎么测量、打孔。让姜文涛记忆最深刻的是,“施工中发生岩爆,两吨多的石头险些砸到自己。”后来姜文涛的师傅每次进隧道,都是自己先进去看看情况,让他跟在后面。

  姜文涛回忆说:“第一个项目正逢北京奥运会,全工区在食堂围着看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当时整个工区就这么一台电视机。”

  姜文涛参建的第二个项目是山西境内的重载铁路。“那里没有路,在山沟里,项目部吃菜全靠人背着送到工区,也没有任何信号。”姜文涛向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回忆当时的场景,“大概9个月的时间,我们基本和外界没有接触。”

  “在山西中南部铁路通道建设中,考虑到黄土的地质环境,上边有时是土,下边是石头,下面石头要爆破,就会引发上面的土震动掉块的风险。怎么解决黄土粉质粘土隧道建设问题,摆在了我们的面前。”2010年,爱思考的姜文涛主动承担起了这个难题,开始了自主技术攻坚。

  长大黄土隧道施工是一道国际性难题,没有可借鉴的成熟经验。姜文涛带领团队成立科研小组,一边虚心向有经验的老同志请教,一边优化爆破方法,想办法快速实现围岩封闭。

  针对黄土具有湿陷性,粉质粘土具有膨胀性、土石分界界面稳定性差等特点,姜文涛瞄准“湿陷性黄土隧道施工及量测技术”“铁路大断面隧道土石水平接触面地质施工技术”“黄土隧道浅埋段施工技术”等强力攻关。

  通过钻孔位置图与现场情况比对分析,重点对不耦合装药系数、周边眼间距、光爆层、装药结构等关键环节进行设计优化。

  “最后,钻孔数量由247个孔逐步减少至192个,炸药单耗量由每立方米1千克逐步降低为0.72千克,拱墙平均线多平方米工作面上厘米级的控制精度。”姜文涛说。

  长达3年的技术研究,姜文涛带着团队形成了具有独立知识产权的土石分界地段隧道施工工法等科研成果,一举达到国内领先水平,还节约了巨额成本。如今,这一成果成为指导国内长大黄土隧道施工的“教科书”。

  姜文涛还牵头负责浅埋软岩隧道施工技术研究,参建我国西南艰险山区成昆铁路营盘山隧道,攻克“集涌水、瓦斯、岩爆、高地应力等于一身”的世界性技术难题,完成被外国专家称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他告诉记者:“我们这一行得有一种不怕死的精神,遇到问题想尽一切办法攻克它,最直接的就是战。”

  “为责任而来,为尊严而战!”这是姜文涛坚守的信念,“我们这一代的建设者,赶上了祖国大建设的好时代,所做的很多事情都是开创性的,这是一种荣幸,更是一种使命。”

  2020年,姜文涛被选定担任高原铁路全线首座特级高风险隧道的施工负责人,他又一次背起行囊,奔赴青藏高原。

  这次姜文涛负责的管段,90%的施工作业点均集中在高山沟壑中,是高原铁路施工的生命线多米,坡度达六七十度,地质松散,便道开挖会伴随危石掉落且当地电力、材料供应十分紧张。

  仅3个多月,姜文涛带领团队安全穿越了5条雅拉河活动断裂带及其支断裂带,高效完成了高原铁路先期段施工难度最大、长度最长、地质地形最复杂、环保要求最高的施工便道建设任务,夺得全线“五个第一”优异成绩,树立了高原铁路建设样板。

  中铁十二局承担的高原铁路建设段的工期为10年,姜文涛告诉记者:“前两年最艰难的路段已经打通,接下来还会有新的困难出现,但我们有信心能应对。”

  “习总书记说过,关键核心技术是国之重器,对推动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保障国家安全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姜文涛认为,作为新时代中国青年建设者,我们有责任更有使命去攻克关键核心技术,为我国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贡献力量。

  受疫情影响,姜文涛和所有人员留守工地,节假日无法回家与家人团聚成了常态。“我们很多的建设者都在无私地奉献和坚守,这一年里,有的人父亲病了,没回去;有的人老婆生孩子,也没回去,他们都担心耽误施工进度……”他说。

  “忠孝难两全!我们都为能参与举世瞩目的高原铁路特级高风险隧道施工而感到荣幸和自豪。”姜文涛说。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国青年报社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与大山为伍,一个个穿山隧道的贯通,见证了他成长的轨迹。从宝兰高铁到贵南高铁,再到高原铁路,在祖国西南的莽莽群山之间,留下了他一次次技术攻关的成果。

  今年35岁的姜文涛,2008年应聘到中铁十二局集团,现为中铁十二局高原铁路5标五工区负责人。十多年来,他一直坚守在国家艰险隧道施工建设一线,带领团队成功攻克湿陷性黄土隧道施工、黄土隧道浅埋段施工等国际性难题,填补了国内铁路施工技术空白,不仅一举打破国外技术垄断,还大幅降低施工成本。

  中铁十二局能打、善打长大隧道的名声享誉国内外,作为“基建狂魔”的青年代表,姜文涛深知掌握核心技术的重要性,在一次次穿山越岭中,他始终高擎奋斗奋进的旗帜,把新时代有为青年的身影定格在祖国的山山水水。

  “我是农民家庭的孩子,当初选择土木地下工程,就是因为自己能吃苦。”这位第26届中国青年五四奖章获得者说。

  姜文涛参与建设的第一个项目是厦深客专的双鹰顶隧道,全长9275米,隧道穿越10条断层和一个采空区。初出茅庐的姜文涛当时是名技术员,他每天跟着师傅,带着小本子蹲在隧道,记录工人怎么测量、打孔。让姜文涛记忆最深刻的是,“施工中发生岩爆,两吨多的石头险些砸到自己。”后来姜文涛的师傅每次进隧道,都是自己先进去看看情况,让他跟在后面。

  姜文涛回忆说:“第一个项目正逢北京奥运会,全工区在食堂围着看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当时整个工区就这么一台电视机。”

  姜文涛参建的第二个项目是山西境内的重载铁路。“那里没有路,在山沟里,项目部吃菜全靠人背着送到工区,也没有任何信号。”姜文涛向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回忆当时的场景,“大概9个月的时间,我们基本和外界没有接触。”

  “在山西中南部铁路通道建设中,考虑到黄土的地质环境,上边有时是土,下边是石头,下面石头要爆破,就会引发上面的土震动掉块的风险。怎么解决黄土粉质粘土隧道建设问题,摆在了我们的面前。”2010年,爱思考的姜文涛主动承担起了这个难题,开始了自主技术攻坚。

  长大黄土隧道施工是一道国际性难题,没有可借鉴的成熟经验。姜文涛带领团队成立科研小组,一边虚心向有经验的老同志请教,一边优化爆破方法,想办法快速实现围岩封闭。

  针对黄土具有湿陷性,粉质粘土具有膨胀性、土石分界界面稳定性差等特点,姜文涛瞄准“湿陷性黄土隧道施工及量测技术”“铁路大断面隧道土石水平接触面地质施工技术”“黄土隧道浅埋段施工技术”等强力攻关。

  通过钻孔位置图与现场情况比对分析,重点对不耦合装药系数、周边眼间距、光爆层、装药结构等关键环节进行设计优化。

  “最后,钻孔数量由247个孔逐步减少至192个,炸药单耗量由每立方米1千克逐步降低为0.72千克,拱墙平均线多平方米工作面上厘米级的控制精度。”姜文涛说。

  长达3年的技术研究,姜文涛带着团队形成了具有独立知识产权的土石分界地段隧道施工工法等科研成果,一举达到国内领先水平,还节约了巨额成本。如今,这一成果成为指导国内长大黄土隧道施工的“教科书”。

  姜文涛还牵头负责浅埋软岩隧道施工技术研究,参建我国西南艰险山区成昆铁路营盘山隧道,攻克“集涌水、瓦斯、岩爆、高地应力等于一身”的世界性技术难题,完成被外国专家称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他告诉记者:“我们这一行得有一种不怕死的精神,遇到问题想尽一切办法攻克它,最直接的就是战。”

  “为责任而来,为尊严而战!”这是姜文涛坚守的信念,“我们这一代的建设者,赶上了祖国大建设的好时代,所做的很多事情都是开创性的,这是一种荣幸,更是一种使命。”

  2020年,姜文涛被选定担任高原铁路全线首座特级高风险隧道的施工负责人,他又一次背起行囊,奔赴青藏高原。

  这次姜文涛负责的管段,90%的施工作业点均集中在高山沟壑中,是高原铁路施工的生命线多米,坡度达六七十度,地质松散,便道开挖会伴随危石掉落且当地电力、材料供应十分紧张。

  仅3个多月,姜文涛带领团队安全穿越了5条雅拉河活动断裂带及其支断裂带,高效完成了高原铁路先期段施工难度最大、长度最长、地质地形最复杂、环保要求最高的施工便道建设任务,夺得全线“五个第一”优异成绩,树立了高原铁路建设样板。

  中铁十二局承担的高原铁路建设段的工期为10年,姜文涛告诉记者:“前两年最艰难的路段已经打通,接下来还会有新的困难出现,但我们有信心能应对。”

  “习总书记说过,关键核心技术是国之重器,对推动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保障国家安全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姜文涛认为,作为新时代中国青年建设者,我们有责任更有使命去攻克关键核心技术,为我国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贡献力量。

  受疫情影响,姜文涛和所有人员留守工地,节假日无法回家与家人团聚成了常态。“我们很多的建设者都在无私地奉献和坚守,这一年里,有的人父亲病了,没回去;有的人老婆生孩子,也没回去,他们都担心耽误施工进度……”他说。

  “忠孝难两全!我们都为能参与举世瞩目的高原铁路特级高风险隧道施工而感到荣幸和自豪。”姜文涛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