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News Center
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

双碳政策正在激活中国门窗市场新蓝海

发布日期:2022-04-07 19:10浏览次数:

  “双碳”是指碳达峰与碳中和,中国力争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双碳概念板块借着政策红利与时代风口,一举成为今年市场中最大热点之一,巨大的投资机会正孕育其中,伴随一系列政策利好的释放和落地,迎来爆发期。

  而双碳政策下,中国门窗真正的行业升级风暴即将由控碳政策引发,席卷产业上下游。

  实际上,从2019年开始,门窗领域就有“中国门窗品质已经远超欧洲甚至世界领先”的言论,果真如此吗?其实门窗(尤其窗)行业没有头部品牌,上市公司寥寥可数,品牌大多有明显的地域局限性、产品结构简单、技术含量较低,大部分以抄袭和模仿起家,如果不存在产业创新,何谈超越。

  业内有观点指出,自2015年前后兴起的“系统窗”和“被动节能窗”是中国创新。但在笔者看来,“系统窗”到现在对大部分窗企来说更是刻意抬高售价的手段而非产品上的要求。“被动节能”呢?目前市场上对外鼓吹的“被动节能”的评定依据是“PHI”,但实际上“PHI”在欧洲只是个人给建筑设计和地产商的推荐建议而已,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资质评定。

  在英法德等欧洲国家,民用门窗有超过80%用的是Upvc门窗,性能比国内普遍在用的铝合金高3-5倍,售价在200-300欧/每平方,而且很多都是在建材超市供用户自助选购。由于在超市选购,门窗的安装基本由独立的第三方门窗安装公司来完成,且安装标准和要求比门窗产品要严格得多。

  中国的门窗检测中主要检测窗体,也就是窗的扇框之间玻璃跟窗体之间的气密、水密、隔音、隔热,但欧洲除了窗体检测,还要按照严格的安装标准,把窗装在不同墙体的建筑结构上,再对整个窗洞口进行评估检测,从而保证每樘门窗都能至少使用超过20年以上。这样的安装费在150-200欧/每平方,所以在欧洲,符合标准的安装费是几乎跟门窗产品是等价的。

  在国内,市面上迄今为止除了“特能装”,还没太多正规的门窗安装服务公司。门窗安装费大多在散兵游勇和劣质安装辅材以及粗糙安装服务的驱逐下,百来块的服务可以占门窗产品安装市场的10%-20%,诸多无序现象,行业确是还处在一定的混沌中。

  在中国市场,想要做好任何一个产业,都必须充分考虑中国国情、再制定合适的发展战略。过往存在的以次充好、模仿抄袭等技俩套路,绝不是国家所倡导的,也无法真正发展起来,而未来,国家战略层面对中国门窗行业的最大利好:就是国家“2030年碳达峰,2060年碳中和”的双碳国策。

  “碳”是二氧化碳的意思,也是温室气体的代名词,控碳是整个人类环境的KPI考核。国家把石化、化工、建材、钢铁、有色、造纸、电力、航空这8个行业定为控碳行业。其中最先实施的是电力行业,并且在2025年所有八大行业全部都要施行控碳。

  中国的门窗行业主要是以生产铝合金门窗为主,所以涉及到上下游将要被控碳的大行业有建材、有色跟电力。不仅大行业被控,小领域更是非常精准的有玻璃、电解铝、电网等。

  有观点认为,门窗厂大都是来料加工,只有极少数是有自己生产铝锭的,被控的都是上游企业,跟门窗关系不大。这需要考虑中国的特殊国情,欧洲的控碳手段主要是针对直接排放行业进行增收碳税和督促碳交易,所有欧洲的电厂在被控碳后,会提升电价,导致现在欧洲一度电约是中国的数倍到数十倍不等,但中国的电价涉及民生,有合理管控,中国的控碳目标除了像发电厂、电解铝工厂,玻璃厂这样的直接排放单位,所有向这些直接排放单位购买原材料的下游厂家,间接排放单位,也是国家控碳的重点对象,而且力度更大。

  做国内生意的门窗企业现阶段感受还不太明显,但很多做对外贸易出口特别是欧盟国家的已“未暖先知”。欧盟国家对境外进口产品已经开始征收能源边境税,会要求所有进口产品提供控碳说明,并且会征收高昂的碳税。所以在不久的将来,以生产铝合金门窗为主的中国窗企会迎来比2020和2021年更高的原材料涨价的压力,这就倒逼门窗的产品结构必会转型,由高能耗高价格的铝合金向更加节能环保的Upvc转型。

  那中国门窗行业只有被碳排放管控,成本涨价和产品结构被迫调整的被动接受的处境吗?

  实际上,挑战之下,这也将成为中国门窗行业的一次史无前例的、或赶超国际的历史机遇。

  中国现阶段实现节能减排的手段主要依靠行政手段,也是最强有力的手段,2021年行业人或多或少都亲身经历或者耳闻过拉闸限电的威力,但以降低经济建设速度来适应节能控碳并不是目的,所以早在2011年,国家就在大力试点全国的碳排放权的交易市场,简称碳市场。

  这个碳市场是怎么交易的?首先会根据控碳行业过去的工业平均数值自上而下的框算一个量,然后再自下而上的采基汇总数据,得出一个量,然后按照一定的比例,给与不同行业不同企业一定量的排放配额,这个排放配额,也就是碳排放权,简称CEA。

  中国的碳市场交易在2021年7月正式上线月完成第一轮的交易周期,可以看到,超过80%的交易都在最后一个月马上清缴时完成的,而且整个市场规模只有76亿,成长空间极大。

  现货交易只是最初级的交易,后期引入专业券商后,碳基金,碳期货,碳抵押等多种金融产品都会上市,这实际上是国家借助控碳政策给很多企业多提供了一个融资渠道,在建材和有色等行业被正式纳入控碳后,各大窗企要马上通过上游组团拼团或者券商代理的方式,第一时间进入碳市场,占据碳生态位,初级的是进行配额申报,交易等,高级的是根据门窗产品自身的节能减碳性质,参与制定和研发碳金融产品,通过碳市场,获得可能比在证券市场更优质的融资渠道。

  第二、行业层面:全行业共同标记门窗碳足迹,促成门窗现象级项目减排交易机制

  前文提到CCER,这是国际清洁发展机制下的核证减排量交易CER的中国版——中国自愿减排交易机制。这个国家自愿减排模式是巴黎协定的产物,每个国家通过承诺+评审的形式,来各自做清洁能源的减排项目。

  结合国情就是国家出资采购国内地方政府以及各种机构组织发起运行的清洁能源项目,比如最简单传统的就是植树、光伏发电,风能发电,最近比较流行热门的是电动汽车。这些由国家出资的清洁能源项目创造的碳抵消额度,可以给国家重点控碳企业做配额缺口的低价补贴,比如市场上流通碳价在60-65时,CCER的价格只有50甚至更低。

  具有国家背书且是刚需,使得CCER一度成为明星项目,各个地方政府和机构组织都在申请认证,后来因为各种原因,2017年后国家暂停CCER的认证。随着2021年碳交易市场的试行,市场上普遍碳配额不足,几乎所有控碳企业都有对CCER的需求,2017年前的CCER储备将要耗尽,国家近期很有可能会再次开放CCER项目的申报,而这对门窗全行业来说,是蕴含了巨大的商机。

  首先就是国内企业级的碳排放核算体系MRV已经日趋成熟,对于企业申报项目的碳排放核算有了体系保证。另外就是国家从2020年7月发布城镇老旧小区改造,城市更新成为基本国策,新建建筑逐年减少,老建筑现有门窗的性能非常差,通过更换门窗对于整个建筑节能的提升巨大,并且会伴随建筑的整个生命周期,逐年增加。

  基于以上两点,笔者做过测算:一户上海人家一年更换门窗的减碳量大概为303-337kg,那如果是1万户呢?100万户呢?这还只是门窗作为产品在使用阶段的减碳量,实际上如果要申请CCER,需要门窗的全生命周期的碳足迹,从原材料耗能,到生产制造,到运输安装,到使用,到最后的回收利用,整个生命周期的能耗做到可检测、可核查、可报告。

  所以这个项目申报一定不是某个公司某个品牌所能做到的,一定是需要整个行业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从行业的层面和高度来共同完成门窗产品的全生命周期的碳足迹标记,将节省下来的碳排放抵消额度,打包申报给国家的自愿减排项目,成为继植树造林,光伏发电,风能发电,新能源汽车后,第五个大规模、持续性、并具有巨大商业价值的CCER品类——低碳门窗。这才是这一代门窗人该有的使命,也是当下门窗行业应该齐心协力完成的最高理想。

  第三、产品层面:全面落实门窗节能标识,让每个家庭都能用上一樘高品质的门窗

  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每镗门窗上都会有国家权威机构发布的节能标识,老百姓在选购时,不用再被进口的五金配件所迷惑、不会再在1.6-1.8的壁厚之间徘徊、更不会在无良商家彼此倾轧和低价中标后偷梁换柱后而懊恼。

  普通老百姓以后买窗户就如同买电器,只要看到统一的能效标识,就知道窗户的实际性能,能多大程度改善室内的环境等。想要性能好一点的,就买一级的,价格自然就贵,想省钱就买四级五级的,品质差一点但自己心里也认。不会像现在这样,轻易被市面上的广告宣传所迷惑,无法真正意义上去认准并使用节能窗。

  门窗产品的节能标识是要比所谓的系统门窗,被动门窗,空调窗这些营销概念更加落地,靠谱,并且普惠大众的方向,也是必然发展的结果。而且也只有深刻理解了门窗节能的原理,才能搞懂什么是所谓的系统窗,被动窗,空调窗。门窗产品的节能标识的落地与推行,也是实现中国每个家庭都能用上一樘高品质门窗这一愿景的前提与基础。

  基于中国双碳战略的营销模式,一定不是花钱买个PHI认证就说自己是被动节能门窗了。

  以清洁能源减碳为核心的营销模式其实我们有个成功的品类对标案例,就是特斯拉。特斯拉2021超过80%的盈利来自于新能源汽车的积分销售。美国要求本土车企必须要有相应的新能源汽车的积分,才能正常生产销售,不然就要缴纳昂贵的碳税。特斯拉只生产电动车,并且销量巨大,手握海量积分,其他车企虽然也做电车,但没销量,积分很少。规则生效时,大量车企向手握海量电车积分的特斯拉购买积分。特斯拉盈利的87%来自于销售积分,这个模式能成功的基础是美国活跃的碳交易市场+汽车行业协会的减碳规则。

  这跟本篇文章的论述逻辑相吻合:一个规范活跃的碳交易市场(美碳市场)+整个行业层面的低碳认证标准(积分)+新能源产品(电动汽车)=全新的以减碳为核心的营销模式。

  所以有理由相信:纳入建材及有色行业为控碳行业的碳市场+门窗行业申报低碳门窗的CCER+权威认证的能效标识门窗产品=全新的低碳门窗营销模式=中国门窗行业最大的发展机遇,这也是中国门窗行业正经参与中国双碳国策的初始模型。

  我们相信,这个模型一定会成为现实。中国门窗行业在文化自信/国潮复兴的大背景下会充分重视制造创新,在有了成熟的融资渠道后会借资金优势潜心研发,在有了统一且相对公平的市场评价标准后会着力塑造品牌的独特性和差异性,而当一个行业在研发、制造都有优势性的差异化之后,中国海量市场容量就会赋予这行业无比的活力,赶超欧洲、领先世界即将成为可能。